400-026-3721

成立于2006年

注册资金1000万

连续七年全国销量领先


2015年携手小米集团

2009年携手阿里巴巴

2014年携手上汽大众

2018年携手招商银行
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行业新闻 >> 共享成流量入口 “MD”挑战“BAT”(加密软件首选品牌-尖锐软件)
详细内容

共享成流量入口 “MD”挑战“BAT”(加密软件首选品牌-尖锐软件)

2019年,从年初到年尾,共享经济的消费者们经历了从小蓝单车涨价到哈啰单车涨价,再到摩拜单车涨价,甚至是共享充电宝行业集体涨价。

QQ图片20190902202120.jpg

共享经济行业似乎逐渐归于理性,不再疯狂“烧钱”补贴消费者、争夺市场。在经过三五年的市场竞争后,消费者已经在补贴下形成消费习惯。对于共享经济企业来说,收割的季节已经到来。

共享经济在2019年,有人开始盈利,如哈啰单车已在200多个城市实现盈利;而有人却倒在收割季前,如OFO,虽然在2019年多次推出偿还押金方案,仍在苟延残喘,却已经逐渐被行业忘却。

量变

市面上一度出现过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,从红色的悟空单车到橙色的摩拜、黄色的OFO、绿色的优拜、青桔单车、小蓝单车、紫色的寻优单车、小白单车……残酷的资本游戏玩到现在,在厮杀中存活下来的玩家们只剩下三家:摩拜单车、青桔单车&小蓝单车(两者均为滴滴出行旗下)、哈啰单车。

质变

进入2019年后,共享单车行业逐渐趋于理性化,各共享单车品牌要做的,是证明其盈利的能力。不仅停止了过去疯狂“烧钱”补贴消费者的行为,相反,各家共享单车企业均在今年开始调价。与共享单车相比,共享充电宝已经逆风翻盘。在2019年,多家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均悄无声息地涨了价。在消费者形成使用习惯后,收割季已经到来。

诱人的蛋糕

2020年共享经济市场规模9万亿

从共享单车、汽车,到共享充电宝,从分享住宿到办公空间,到分享知识、技能、劳务……20世纪70年代发端于美国的“分享经济”,正在中国土壤上迅速生长,并升级为共享经济,带来生活方式的巨变,为人们提供了更经济、更多样、更便捷的服务。来自新华网的数据,预计2020年,中国互联网共享经济市场规模将达到9万亿元。

背后的战场

共享成流量入口 “MD”挑战“BAT”

2019年,资本进一步向共享经济头部企业靠拢,行业中小企业或将面临进一步的洗牌。在9万亿元市场规模的诱惑下,这一战场的对决将愈来愈激烈。

在共享经济这一战中,互联网第二梯队“TMD”除了字节跳动未参与,美团和滴滴出行都添加了共享单车的流量入口。其中,美团收购了摩拜;滴滴出行对小蓝单车进行托管,并推出了嫡系的青桔单车。

分析师陈礼腾向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表示,这多是基于平台生态完整性的考量,美团和滴滴,一个是打造吃、住、行、游的一站式生活服务电商平台,另一个则是打造一站式的出行服务平台,而单车行业作为生活出行的必备,对于二者均有不小的意义。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翻阅美团的财报发现,在收购摩拜后的首份年报中,美团方面就曾表示,为了更好地将线下流量引导至美团平台,在美团应用中增加为单车解锁的入口,以逐步养成用户将此作为服务唯一入口的习惯。

到2019年,美团在财报中称将逐步用新的“美团单车”替换原有的摩拜。消费者须通过美团APP进行解锁,为其带来更多流量,并为交叉销售其他本地生活服务创造更多机会。

12月20日,摩拜相关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 目前,使用美团App扫码开锁骑行单车的用户持续增长中。

至于共享单车为滴滴出行带来了多少流量?截至发稿,滴滴方面未给出具体数字回复。但外界有观点认为,两轮和四轮的出行消费者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重合,滴滴作为互联网出行企业,亦能通过共享单车获取更多流量。

随着共享经济的不断成熟,它能给互联网第二梯队的“MD”超越第一梯队“BAT”的机会吗?

A

它们上岸

三个头部玩家 涨价求生存

在“共享单车”这一商品概念出现后,随着风口的到来和资本的青睐,市面上一度出现过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,从红色的悟空单车到橙色的摩拜、黄色的OFO、绿色的优拜、青桔单车、小蓝单车、紫色的寻优单车、小白单车……

常见的色系几乎都被使用,一度有共享单车品牌出现撞色的情况。而在当时,为了占领市场,各品牌几乎都在烧钱补贴消费者,不仅是1元/小时的低价,而且消费者可以通过各种活动获得“免费骑”的机会。

“烧钱换市场的套路屡见不鲜,共享单车也是如此。前期通过资本淘汰绝大多数对手,待市场格局基本稳定后,平台的竞争也就从增量竞争转变为存量竞争,通过精细化运营或业务的拓展提升用户体验与用户黏性。”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。

残酷的资本游戏玩到现在,在大战厮杀中存活下来的玩家们只剩下三家:摩拜单车、青桔单车&小蓝单车(两者均为滴滴出行旗下)、哈啰单车。

事实上,在进入2019年后,共享单车行业逐渐趋于理性化,行业市场的格局已经基本成熟,现在各共享单车品牌要做的,是证明其盈利的能力。不仅停止了过去疯狂“烧钱”补贴消费者的行为,相反,各家共享单车企业均在今年开始调价。

起步价的计算时间从1小时缩短至30分钟,部分缩短至15分钟,而起步价也由过去的1元/小时涨至1.5元/30分钟或1元/15分钟。

以摩拜单车为例,2018年4月4日,摩拜被美团点评收购。此后,美团曾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过摩拜的情况,在8个多月的时间内,摩拜贡献亏损46亿元。

2019年,摩拜调整了计价规则。骑行前30分钟以内收费1.5元,超出30分钟的,时长费为1元/30分钟。在此背景下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翻阅美团点评财报发现,虽未披露具体数值,但其经营亏损持续显著收窄。同时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从哈啰单车处获悉,在全国投放的300余个城市中,哈啰单车整体已在200多个城市实现盈利。以成都为例,即便算上购买、折旧及运营等所有成本,哈啰单车都已实现盈利。

对于小蓝单车&青桔单车,滴滴出行方面表示,对其盈利预期很正向。除了用户骑行付费为主要收入来源以外,也在做一些诸如广告等变现尝试。

B

它们挣扎

OFO受困押金 小蓝要置换

在全行业普遍涨价的情况下,共享单车似乎重新展现出了良好的势头。即便明知共享经济的收割季将要到来,但仍有不少共享单车倒在了收割季前。

在共享单车发展初期,小黄车OFO与摩拜单车被视作该行业的两大巨头,外界对于两者谁能成为最终的赢家一直猜测不休。

2019年,OFO仍然活着,但活得并不好。在这一年中,OFO多次推出各种押金偿还方案,如上线商城、押金可折扣购买商品,再如上线“天天返钱”等活动。与此同时,在多个城市的街头已经难以再见到OFO的身影,某种意义上来说,OFO如今唯一的存在感就是“押金”。

仅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了解来看,OFO自陷入危机以来,其公关团队的相关负责人不停离职,相关岗位至少轮换4人以上,媒体难以与之取得联系。值得一提的是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在与前文多家共享单车相关负责人沟通时,对方均提及“另外两家”,行业内似乎已经默认了现存的行业格局:摩拜单车、青桔单车&小蓝单车(两者均为滴滴出行旗下)、哈啰单车。

事实上,不仅是OFO,即便是作为赢家苟活到现在的小蓝单车也面临窘境。

2018年,在共享单车进入终局前,外界曾盛传滴滴出行将会收购小蓝单车。但是,随后,双方均发布公告,称小蓝单车将交由滴滴出行托管,而小蓝单车的品牌、押金和欠款仍归属于小蓝公司。

与此同时,滴滴出行还推出了嫡系“青桔单车”,小蓝单车瞬间成了其“垫脚石”。为了规范共享单车行业,部分城市出台新规,对投放进行了严格的限制。以北京为例,经过相关部门的批复,滴滴将在今年年底把25万辆小蓝单车全部置换为12.5万辆青桔单车。

有滴滴出行内部人士向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透露,现在小蓝单车在各城市的投放并不多。

事实上,与小蓝单车命运相似的,还有曾经的永安行单车。在哈啰与永安行合并后,哈啰单车以置换永安行单车的方式进入北京市场。

C

它们收割

“三电一兽” 逆风翻盘盈利

与共享单车从问世就被各大投资机构所看好相比,共享充电宝面临的则是截然相反的处境。从概念提出开始,就被外界质疑可能存在“数据被盗”的情况,在此背景下,共享充电宝显得格外低调。

曾有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共享单车之间的价格战,更像是为了争取竞争对手的用户。而共享充电宝行业更像是集体做大蛋糕,不断扩充共享充电宝的应用场景,再进行分食。

没有共享单车品牌之间惨烈的价格战,但到2019年,共享充电宝行业也已经基本形成了“三电一兽”的格局。3月,街电COO何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共享充电宝行业头部玩家已基本实现盈利。

至此,共享充电宝已经逆风翻盘。与共享单车的涨价中带有一丝窘迫的“想要赚钱”相比,共享充电宝在2019年的涨价更像是有底气的“集体垄断”。在消费者形成使用习惯后,收割季已经到来。

在2019年,多家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均悄无声息地涨了价。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发现,各品牌是根据充电宝投放场景的不同实行不同的计价规则,相比过去1元/小时的计价,现在大部分计价为2~3元/小时,甚至存在5~8元/小时的高价。

不同于共享单车行业的普遍涨价,共享充电宝更像是定点斩杀。在部分运营区域,共享充电宝的价格甚至能达到8元/小时的价格,有网友评论称“一天的上限价格已经可以购买一个小型充电宝。”

即便共享充电宝涨价,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已经养成,共享充电宝也充分地证明了其盈利能力。
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400-026-3721
- 售前技术
- 售后支持
新浪微博
扫一扫,访问手机站
技术支持: 杭州网站建设 | 管理登录